黑龙江时时彩群 黑龙江时时彩走式图 黑龙江时时彩20选 黑龙江时时彩图表10 黑龙江时时彩杀马 黑龙江时时彩走视图 黑龙江时时彩官方开奖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号码结果查询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表 黑龙江时时彩停止了 黑龙江时时彩中奖率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投注 时时彩计划黑龙江时时彩 黑龙江时时彩麻将预测 黑龙江时时彩杀马
當前位置 :首頁  -->  統計資料  -->  統計分析

統計分析

 

財政體制不斷完善 財政實力日益壯大——改革開放40年廣東經濟社會發展成就系列報告

  

  內容摘要:改革開放40年,廣東財政制度改革不斷深化,財政政策不斷完善,財政實力明顯增強,為廣東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堅實的財力支撐和體制保障。

  

  

  關鍵詞:改革開放 財政實力 財政調控

 

  改革開放40年來,廣東經濟在持續快速增長的同時,財政也得到快速發展,財政制度改革不斷深化,財政政策不斷完善,財政收入持續增長,總量顯著擴大,收入質量更加完善,支出結構更加優化,為廣東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堅實的財力支撐和體制保障。

  一、全面深化財政體制改革,服務地方經濟發展

  40年風雨兼程,廣東財政以構建適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要求的財稅體制為總目標,以財政改革始終服從、服務于經濟體制改革走向全面深化改革需要為主線,廣東財政改革與發展主要經歷了四個重要階段:

  (一)財政包干制階段(1978至1993年)。改革初期,中央決定從1980年起在廣東率先開啟“財政包干制”改革,揭開廣東財政改革序幕。1980-1984 年,結合中央對廣東實施的包干制辦法,廣東建立“劃分收支,分級包干”的財政體制,因時因地對市縣采取多種包干形式;1985-1990 年調整為“劃分稅種,核定收支,分級包干”的模式,采取分級包干、層層包干的辦法,極大地調動各級政府當家理財和發展經濟的積極性,有力地促進和保障全省各領域的改革與發展。廣東注重規范全省經濟秩序,陸續實施各項工商稅制改革,于1980 年起先后開征29 種稅種,形成以流轉稅類和所得稅類為主,其他稅類為輔的多稅種、多環節、多層次課征的復合稅制,逐步健全完善稅收體系,保障經濟健康有序發展。

  (二)分稅制改革階段(1994至2002年)。1994年起廣東開始實施分稅制財政體制改革,1998 年正式提出建立公共財政框架。1996年廣東正式實施分稅制改革,從“核定事權、劃分稅種、分級管理”入手建立省以下分稅分成財政體制,在中央分稅制改革基礎上,根據事權與財權相結合的原則,構建起省市縣“分稅分成、水漲船高”的財政分配關系。1996 年底,廣東財政率先在全國率先建立起轉移支付制度,有力地保證省以下分稅體制改革順利進行。推行分稅制的同時,廣東按“統一稅法、公平稅負、簡化稅制、合理分權”原則全面改革稅收制度,建立以增值稅為主體、消費稅和營業稅為補充的流轉稅制,縮減工商稅種至17 個,初步形成結構合理簡化、制度規范統一的稅收體系。分稅分成財政體制改革的實施充分調動地方發展經濟的積極性,實現全省財政收入穩定快速增長和省、市、縣三級財力同步增長,使財政實力和調控能力大大增強,有力保障全省經濟社會實現跨越式和集約式發展。

  (三)公共財政改革縱深推進階段(2003至2012年)。黨的十六屆三中全會作出進一步健全和完善公共財政體制的戰略部署,廣東財政結合實際主動創新轉變,加快公共財政建設步伐,以率先建成公共財政主體框架為基礎,突出在財政支出管理方式上改革創新。在構建公共財政框架的“主體工程”上,廣東財政圍繞深化部門預算、國庫集中支付、政府采購制度等預算管理制度,率先建立符合公共財政要求的現代預算管理框架。與此同時,廣東財政全方位推進改革創新,在全國率先開展多項具有廣東特色的財政改革:率先開展競爭性財政分配機制改革,建立起績效管理機制;率先開展預算單位銀行賬戶清理工作、開展行政事業單位資產管理改革;率先建立實施“確定基數、超增分成、掛鉤獎勵、鼓勵先進”的激勵型財政體制改革;率先制定實施《廣東省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規劃綱要(2009-2020 年)》,探索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改革等。此階段,廣東財政逐步形成“結構合理、管理規范、約束有力、講求績效、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要求”的具有廣東特色的公共財政管理體系。

  (四)深化財稅體制改革階段(2013年至今)。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對財稅體制改革提出總體部署,廣東財政圍繞率先基本建立現代財政制度改革目標,以改進預算管理、明晰事權和支出責任、構建地方稅收入體系、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公平配置政府公共資源為重點,全面深化財稅體制改革。2017年,在民政等公共服務領域率先開展省與市縣劃分改革試點,探索形成省級與市縣財政事權與支出責任劃分清晰框架,相應健全完善轉移支付制度。深化稅制改革和財政管理改革。營改增改革實現全面擴圍,積極開展資源稅、環境保護稅等改革,理順稅制降低企業稅負,規范市場環境。圍繞財稅體制改革總體要求,深入推進預算績效管理、政府采購“放管服”等系列改革工作,進一步規范財政管理,提高財政資金使用效益,增強財政管理效能。此外,在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財政投入改革方面均取得重大進展。

  二、財政規模顯著擴大,財政收入質量不斷提高

  改革開放40年來,廣東財政體制改革取得顯著成效,極大調動地方生財、聚財的積極性,促進中央、省、市財政收入的共同發展,收入穩定增長機制逐步形成,財政質量不斷提高。

  (一)財政收入持續增長。改革開放40年來,通過財政不斷改革,廣東財政收入穩步增長的機制逐步建立并不斷完善。1978年,廣東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為41.82億元,到2000年突破1000億元,到2011年突破5000億元,2016年突破1萬億元,成為全國首個地方財政收入突破萬億元的省份,2017年達11320.35億元,40年間增長270倍,年均增長15.4%。總量占全國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八分之一,收入總量從1991年起連續27年位居全國各省市自治區首位。人均財力由1978年的83元增加到2017年的1.02萬元,增長122倍。隨著財力的增長,政府宏觀調控能力明顯增強,為支持地方經濟建設和推進各項社會事業的發展創造有利的物質條件。

  自1994年廣東實行分稅制以來,廣東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與地區生產總值現價增速協調性不斷增強,兩者增長軌跡總體趨勢一致,只是振幅不一樣,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年度間波動幅度較大,而地區生產總值增速則相對平穩,并且兩年差距逐步縮小。2009年以前,廣東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與地區生產總值現價增長率的差距在不同年度間波動幅度較大,2007年兩者差距達8.3個百分點。2009年以后,兩者差距呈逐步縮小趨勢,2010年兩者相差7.2個百分點,2014年縮窄為5.4個百分點,2017年進一步縮窄為0.3個百分點。(見圖1)

 

圖1 1978-2017年廣東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及增速

 

  (二)財政收入占地區生產總值的比重呈上升趨勢。改革開放40年來,廣東地方財政收入占地區生產總值比重經歷由高到低再到高的變化過程,整體呈現上升趨勢,這揭示廣東財政由計劃型財政到市場型財政的成功轉型,也是財政收入成長機制由缺失到形成再到完善的過程。改革開放初期,伴隨著政府對企業的放權讓利,財政收入占地區生產總值的比重呈現下降態勢。1994年的分稅制改革是財政乃至經濟體制改革濃墨重彩的一筆,不僅規范稅制,而且通過增值稅等現代稅種將財政收入與經濟增長掛鉤。1994—2001年,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占比逐年提升,從6.5%迅速提升至9.6%,平均每年提高0.45個百分點。隨著廣東經濟和財政逐步進入平穩發展期,2001年以來的曲線趨于平緩,2002—2006年比重在8%上下波動,此后保持相對平穩上升,2007—2017年平均每年提高0.35個百分點,2017年廣東財政收入占地區生產總值比重為12.6%。與此同時,廣東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占全國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比重總體上保持不斷上升的趨勢,從1978年的4.4%提高到2017年的12.4%,提高8.0個百分點,這表明廣東對全國地方財政的貢獻在不斷提高。(見圖2)

 

圖2 1978-2017年廣東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占地區生產總值及全國財政收入比重

  (三)財政收入質量不斷完善。稅收收入是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主要來源。改革開放以來,廣東財政收入結構保持穩定,為財政增收奠定堅實基礎。改革開放40年來,在廣東財政收入總量快速提升的同時,各項降費措施落地,不斷規范稅收收入,財政收入質量也不斷改善。1978年,廣東稅收收入為25.78億元,占財政收入的比重為61.6%;2017年,稅收收入增加到8871.89億元,是1978年的344倍,年均增長16.2%,占稅收入的比重提高到78.1%(沒有剔除基金列轉因素影響)。分稅種看,增值稅、所得稅占稅收的比重為69.9%,對稅收收入總量的增長影響明顯。2017年,國內增值稅3675.43億元,是1994年的68倍,年均增長20.1%;企業所得稅收入1767.83億元,是1994年的50倍,年均增長18.6%;個人所得稅收入755.91億元,是1994年的50倍,年均增長18.6%。非稅收入快速增長,非稅收入由1978年的16.04億元增加到2017年的2448.46億元,年均增長13.8%,占地方財政收入的比重由38.4%下降到21.9%。

  三、財政支出結構不斷優化,支持保障民生成效顯著

  (一)財政支出結構不斷優化。改革開放40年來,廣東財政支出逐年增加,1978年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支出規模僅為28.7億元,1999年突破1千億元,達到1034億元,2015年突破1萬億元,達到12827.80億元,2017年財政支出達15037.48億元,比1978年增長523倍,年均增長17.4%。人均財政支出由1978年的57元增加到2017年的1.36萬元,增長238倍。財政支出總量不斷增加的同時,財政支出結構也不斷優化。廣東財政逐步退出對一般性、競爭性領域的直接投入,不斷加大公共服務領域投入,財政支出保重點、保民生、保基層特點突出。自1998年建立公共財政體制框架以來,全省財政民生投入規模不斷增大、支出占比不斷提高,廣東在全國率先研究制訂和實施全省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規劃,大力調整支出結構。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廣東財政把改善民生、促進社會公平擺到突出位置,財政支出重點加強對經濟社會中薄弱環節的投入,財政支出向基層和落后地區傾斜、向低收入人群傾斜、向“三農”傾斜。全省民生投入從1998年數百億元增加到2017年的10629億元,占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比重提高到70.7%,全省10個基本公共服務保障項目指標達到或超過全國平均水平的比例達94%,各項底線民生項目保障標準排名全國前列。2017 年省財政對市縣稅收返還、轉移支付補助支出合計3591.32 億元,占省級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比重達67.1%。(見圖3)

 

圖3 1978-2017年廣東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及增速

  (二)財政支持和保障民生成效顯著。改革開放40年來,廣東財政支出不斷側重民生,特別是2000年以來,廣東支持教育、文化、社會保障和就業、文化等公共領域支出不斷增加,占全省地方財政支出比重呈上升趨勢。教育支出成為廣東公共財政第一大支出。2017年全省財政用于教育支出2575.52億元,是2007年的4.47倍,年均增長14.6%。教育支出占地方財政一般預算支出的比重提高到17.1%。重點支持城鄉義務教育、職業教育、特殊教育、高水平大學建設,推進教育現代化。

  公共文化事業加快發展。大力促進文體事業繁榮發展,支持建成博物館、美術館、圖書館以及基層綜合文化服務中心等一大批公共體育文化設施,支持公共文化體育場館免費或低收費開放。2017年,全省文化體育和傳媒支出達285.87億元,是2007年的5.39倍,年均增長16.6%。

  社會保障就業投入力度加大。不斷完善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落實城鄉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等各項民生保障,促進就業、創業和勞動力轉移,提高技工教育水平,進一步健全社會保障體系。2017年全省財政社會保障和就業支出1423.33億元,是2007年的5.02倍,年均增長15.8%。

  醫療衛生投入快速增長。改善欠發達地區醫療設施和設備,提高醫務人員補貼水平,加強疫病防控體系建設,提升廣東基本醫療衛生服務能力。2017年,全省財政用于醫療衛生支出為1307.56億元,是2017年的9.29倍,年均增長22.5%,占財政支出的比重由2007年的4.7%提高到2017年的8.9%。

  (三)一般公共服務支出增速放緩。廣東尤其是省本級落實中央和國務院政策精神,大力壓減行政經費成效顯著。2007-2017年,廣東一般公共服務支出占比逐年下降,從16.6%降為9.0%,降幅達7.6個百分點,年均下降約0.8個百分點。

  四、財政宏觀調控與時俱進,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改革開放40年來,廣東財政按照不同時期經濟發展的特點采取相應的財政宏觀調控政策,不斷強化財政促進經濟發展的職能作用,全力促進經濟持續穩定發展。黨的十八大以來,廣東財政積極發揮助推器作用,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服務經濟發展能力顯著增強。2017年,圍繞促進實體經濟健康發展,實施降低實體經濟企業成本行動計劃,全年為企業減負超過2600億元;加大投入支持培育制造業新興支柱產業、企業技術改造等,推動整合組建總規模為500億元的產業發展基金。圍繞基礎設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省財政新增出資120億元,推動組建規模5000億元的基礎設施投資基金,引導社會資本參與基礎設施建設。落實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運用補助、貼息、風險補償、引導基金等方式,實施高新技 術企業培育、新型研發機構建設等八項重大舉措;出臺完善省級財政科研項目資金管理實施意見,擴大科研經費使用自主權。圍繞財政金融聯動,突出在經營性領域發揮財政政策杠桿作用,通過加快推廣PPP 模式運用、擴大財政經營性資金股權投資改革試點、設立政策性引導基金等方式創新財政資金投入機制,充分發揮財稅體制對優化資源配置、維護市場統一、促進社會公平的保障作用。截至2017年底,已納入廣東省PPP項目庫管理的項目數量為247個,總投資額3468億元,覆蓋交通運輸、水利樞紐、市政設施、片區開發、環境保護、醫療衛生、教育、養老、文化等各類公共服務領域。

  改革開放40年來,廣東財政實力不斷增強,財政體制改革深入推進,財政支出不斷優化,財政為全省經濟健康可持續發展發揮了積極作用。但我們也要看到,當前廣東財政改革進入攻堅期、深水區,復雜性、艱巨性更加突出。廣東將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戰略部署,以更大的決心將財政改革進行到底,加快建立現代財政制度,更好地發揮財政在國家治理中的基礎和重要支柱作用。

 

 

    注:本文速度指標均按絕對量直接計算。

 

 

供稿單位:綜合統計處                 

撰    稿:彭惜君 徐可                

 






 

相關鏈接:
黑龙江时时彩几点结束
黑龙江时时彩群 黑龙江时时彩走式图 黑龙江时时彩20选 黑龙江时时彩图表10 黑龙江时时彩杀马 黑龙江时时彩走视图 黑龙江时时彩官方开奖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号码结果查询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表 黑龙江时时彩停止了 黑龙江时时彩中奖率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投注 时时彩计划黑龙江时时彩 黑龙江时时彩麻将预测 黑龙江时时彩杀马
赛车计划2vr 时时彩4码4期倍投计划 重庆时时彩新版走势图 友约山西麻将下载 昋港最准的特马资料 三分PK10 黑龙江时时在线计划 一分赛app 恒大时时彩 福彩开奖 快乐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15选5稳赚不亏 哪有黑龙江时时视频 北京快乐8可以控制吗 2019年时时20分钟开一期吗 118开奖现场开奖直播播播